黑土土土土

全循环!

关于全职的文笔

烛九——所得是沾衣:

乌蔹草:



转转转,赞,这也是为什么全职人很多,但是却一个个个性鲜明,很平淡却也让人印象深刻。。而且的确,有些话很燃,或者很虐,但摘离出全文,就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一页书:







风息风车停:















全职的魅力在我眼里毫无疑问就是对于人物的塑造。每一个都让人印象深刻哪。
















君不修:































转!
















盛夏回溯:
































  






























无论是身边还是微博,之前就见到过有人拿全职的文笔不好说事,所以想说这个很久了。

  






























【全职文笔这么差,还能这么火,不科学。】每次听到这种说辞真是醉了,以为读者都是瞎的吗?

  






























一部作品有褒有贬这是正常的,但是毫无例证的瞎说恕我不能苟同。

  






























来看一下文笔的准确定义,【指写作的技巧;文章的风格,文笔流畅。】

  






























再看一下文笔定义里的这一段:

  






























【大家经常谈论的,你文笔好,他文笔不好。这里的文笔是指文字表达能力。

  






























衡量文笔好坏,大致有3个层次的标准。

  






























第一个层次是准确——能够准确表达出心中所想。

  






























第二个层次是合理——文字描述的东西要符合逻辑。

  






























第三个层次是优美——读起来朗朗上口,让人觉得是一种享受。】

  






























敢问,全职有哪一条不符合上面的要求么?

  






























准确和合理不用多说,为什么很多人说全职一看就停不下来,一口气看完特别爽,因为看全职的确就是一种享受。

  






























还是说,那些人所谓的文笔,就是堆砌意义不明的华丽辞藻,对每个人物每个动作每个细节都要添油加醋来一大段描写?

  






























我记得很久之前看到过一条微博开玩笑说虫爹与起点男写手的区别,其他人是【她伸出一双雪白纤细的皓腕】,虫爹就是【她伸出手】,难道说前一种就是那些人眼里的文笔好,而后一种就算是文笔差?举个例子,A深受大众喜爱,你喜欢A的风格,B的文字比较深奥,你不懂欣赏,你就公然说B不好?

  






























在第一次看全职的时候,我就经常想起来原来看孔庆东形容金庸文字的一段话——【合则如星辰互照,通体生辉,分则如彩灯断线,明暗不齐。】

  






























我觉得这句话简直不能更合适,也许在全职里摘出一个段落并不会觉得有多出彩,但是它就是与前后文无比契合,合在一起一口气读下去完美而流畅。我在第一次读全职时的确找到了读金庸的感觉,剧情一气呵成,对话有趣传神,细节饱满动人,最重要的就是每个人物都生动鲜活、跃然纸上,让人过目不忘。

  






























这里并没有拿金庸和虫爹比的意思,两人成就不可同日而语,但是文学有很多东西是共通的,就比如刚才去重新搜了一下孔庆东对金庸的那一段评论,感觉也非常适合带入到这里。

  






























【非常奇怪,金庸的语言,细看每一句,都很平常。不论词汇的搭配,还是句式的选择,都很少标新立异,出人意外。那些话,你也能说,我也能写。技痒之下,试着把那些感人的段落摘下,却反而发现这是一种“残忍”,仿佛是砍断杨过的臂膀,挖下阿紫的眼睛一般。这时方领悟到,金庸的语言像一切超一流的伟著一样,是“浑然不可句摘”的。离开了上下文,离开了整个小说的肌体,这些段落就成了失去生命的标本。标本虽然也具备一定的观赏价值,但毕竟远不及活生生的原态。】

  






























【通才全才越来越罕见了,能以平常心说平常话的人也越来越罕见了。金庸的语言也是如此,合则如星辰互照,通体生辉,分则如彩灯断线,明暗不齐。初看上去,这似乎不是第一流的境界,为什么不能每字每句都漂漂亮亮,可以抄录到中学生格言本上呢?但这又正是第一流的境界。福楼拜说:“杰作就像大动物一样,它们有平静的外貌。”苏东坡说:平淡乃绚烂之极。金庸的语言便是绚烂之极的平淡之言也。】

  






























这里请允许我插句话,语到极致是平常,如果一个小说家还处于喜欢掉文求华丽的阶段,这只能说明他不过是刚刚起步,或者他的剧情和人物还处于空泛阶段,只能用文笔来填补。

  






























这就像是看动漫的喜好,小时候对画风的要求很高,如果画风太奇葩不入眼,无论如何也看不下去,而经过时间的过度,最终总会变成剧情党,毕竟剧情才是重心,画风再好看,内容太空洞,也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继续摘录。

  






























【这种平淡,表现在不以小说作为炫耀自己才华的工具,决不到处发表自己的人生高论,也不趁机搭售自己的诗词歌赋,更不把作品中的人物当作宣传自己思想的传声筒。金庸的人物语言,必定是合乎人物的性格、命运、处境、心态,“人有其性情,人有其声口”。金庸的叙述语,必定是合乎所描写的客观对象的性质,形态,神韵。他不直接上台表演,他活在每一个自己所创造的角色中。

  






























如刘熙载《艺概》所云:“其秘要则在于无我,而以万物为我也。”正像上帝无所不在,佛性无处不存,金庸在哪里?在他文字的每一个跌宕起伏里,在他人物的每一个音容笑貌里。金庸很少直接抒情议论,他充分相信读者能够领会作品所蕴涵的妙谛,用不着作者亲执教鞭,在一旁耳提面命。他只在那些平淡的语言背后拈花一笑,谦虚地说:“我只是个说故事的。”】

  






























把重点拿出来强调一下,【金庸的人物语言,必定是合乎人物的性格、命运、处境、心态,‘人有其性情,人有其声口’。金庸的叙述语,必定是合乎所描写的客观对象的性质,形态,神韵。他不直接上台表演,他活在每一个自己所创造的角色中。】之前有看到文学评论说全职最出彩的地方就是它是一部精彩的群像小说,群像是怎么来的,是作者自己创造出来的,再看一下上面这段评论,是不是非常符合全职?虫爹从来不需要炫耀自己的文笔,他所做的,就是代入每个人物的性格,让每个人做该做的事,这就是对文笔好的第一定义,也是虫爹上次访谈里说他一直在追求的东西——准确。

  






























别把荣耀当炫耀,真以为虫爹是说着玩的吗?

  






























还有这段,【金庸很少直接抒情议论,他充分相信读者能够领会作品所蕴涵的妙谛,用不着作者亲执教鞭,在一旁耳提面命。】,在漫长的全职里,虫爹抒情的地方屈指可数,这也是我最喜欢虫爹的一点。抒情固然少,但是每个抒情的地方却给人印象深刻,甚至看哭了不少人,比如叶修扫墓,繁花血景重现,指导赛后邱非的内心写照,而没有虫爹用前文铺就的魅力和伏笔,又怎么会达成这样的效果?

  






























不仅仅是合则如星辰互照,通体生辉,如果你认真看了就会发现,虫爹的文字有着直抵人心的力量,他不会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却能在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地影响你,最终留给你无比深刻的印记。

  






























在虫爹之前的采访里,记者曾让他推荐一些书给读者,虫爹当时就直接点名了金庸古龙,最近的采访里也直言独闯写作有受到古龙文风的影响。我还记得孔庆东的评论里曾拿古龙和金庸做过对比,他提到古龙总是能写出很多精彩很经典的句子,比如“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之类,但是金庸却没有。而虫爹不但全文通体流畅,这种让人印象深刻的句子也有不少,就比如刚提到的“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这些,同样是印证全职文笔出色的部分。能够吸取金古两家的优点,更不用说虫爹还有多么庞大的阅读量和储备量,真以为虫爹不会摆弄华丽文艺的辞藻么?只是他压根没那个必要,虫爹早就过了需要掉文笔来填补文力空白的阶段。

  






























所以说,别张口闭口拿文笔不好说事,你真的懂文笔吗,先去真正理解什么是文笔再说吧。

  































  






























 










































评论

热度(1372)

  1. 成凉盛一锅 转载了此文字
    我目睹了一场盛世
  2. 怜中戏喻盛夏星尘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怜_我们小区音乐队长
    !!!!!!!!!说得好(没词) 盛夏星尘:
  3. 昏晓The bank#雨倩殷空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南巷
  4. 白茶i苦酒全职 转载了此文字